当我们在谈论“许知远”时,到底说了些什么?

2017-09-28

分享到:

许知远,1976年出生,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微电子专业,他是单向街书店的创办人之一,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百度百科上这样介绍许知远。

相比陌生的名字“许知远”,他开设的单向街书店远比他本人有名;而由单向街书店出版的单向街日历,要远比这个书店有名。如果你都没听说过,也没关系。


八月底,许知远采访奇葩说创始人马东的视频,让他着实火了一把。采访过程中,许知远对马东选择娱乐行业略带不屑,并坚信马东内心深处仍然对知识精英心存向往。采访时,许知远发问咄咄逼人,不料被马东反击,落了个尴尬的下场。

随后,网上针对该视频中许知远作为知识分子的“傲慢”与“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展开了各种嘲讽与批评。一时间,关于许知远的新闻舆情囊盖了微博、微信、知乎等各大网络平台。




当网上的评论和热议渐渐平息,我们回过头再来客观的看这场网络讨论,在这个倡导多元价值的时代,“许知远”被贴上了什么标签?声讨和挖苦,赞扬与褒奖,我们被何种情绪裹挟?这场网络声讨背后的推力又是什么?SocialMaster从整体声量、舆情分布、讨论角度、情感状态等多维度进行分析,从更立体、更客观的层面切入。

四大平台成主战场

通过SocialMaster随机抽样分析显示:网络舆情在不同的平台是有强弱之分的,更多的声量集中于微信、微博、新闻、问答平台。


给5%的标签

那么作为自媒体聚集地的微信平台,人们在讨论许知远时,到底充满了何种感情?在评价许知远时,又会给他贴上什么样的标签?

以下是随机选取数量为1000+的微信文章,SocialMaster进行舆情分析的显示结果:


通过词云图的展示,可以看出当人们在讨论许知远时,无论是严肃的批判,还是刻意的嘲讽,许知远总是会被贴上“知识分子”的标签。作为人们眼中知识分子的许知远,在这个倡导多元价值的时代,身上特有的文人情怀也会被凸显出来。他所关心“文化的粗鄙与精致“也成为谈论的话题之一,试图”为社会寻求的答案和出口“也变成人们讨论的焦点。

“世界上只有5%的人有愿望积累知识,了解过去,而其余95%的人只是在生活。”马东将许知远归为前5%。许知远身处这5%的人群之中,“文化、时代、理想”这类宏大而抽象的词汇也成了人们在谈论许知远时不可绕开的话题,这也跟许知远“文化精英”的形象是相符的。

在采访过程中,许知远努力的想挖掘马东对这个时代的消极情绪,马东随之给予了有力的回应与反驳。这也使得人们这次在网络讨论中,更多的给许知远贴上了“自恋”的标签,给这次采访打上了“尴尬”的烙印。

数据说,负面情绪没那么多


在娱乐和泛媒体的时代,批评和嘲讽更能博得人们的眼球,此类的文章也会更容易被读者消费。通过本次抽样的结果显示: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许知远的讨论更多的趋于中性(44%),正面(24%)和负面(32%)的声量也趋于相等。可见在微信公众号上,当人们讨论许知远时,不止是声讨和挖苦,同样也有赞扬与褒奖。

“许知远这个局外人,在今天的价值并非体现在改变以适应时代。他的价值恰恰体现在作为局外人的不变,并且用这种不变继续提问。”

——和菜头

在网络讨论的洪流中,当我们情绪化的选择站队,加上智能推送技术对我们获取信息的裹挟,使得我们对每个热点事件的态度都多多少少存在固有的偏见。智能化的舆情分析工具,让我们对社会热点从整体声量、舆情分布、讨论角度、情感状态等多维度进行把控。SocialMaster为网络分析师提供智能的分析工具,帮助分析师从更立体、更客观的层面切入,带我们洞察更多维的网络世界。

SocialMaster 是 AdMaster 旗下的企业级社会化关系管理平台。帮助企业监控社交网络的舆情信息,通过智能预警系统降低舆论危机,维系客户关系;为企业管理品牌专属的 KOL 库,综合评估合作表现,智能挑选推荐,指导营销决策,提升企业社会化营销效果;通过多样稳定的 API 接口,提供多类社交数据,为企业产品提供经算法智能处理和识别的社交账号及舆情数据。

点击这里申请试用SocialMaster

分享到:

Say Goodbye To The Uncontrollable Campaign Performance: How Unilever Optimized The Performance of It’s Digital Advertising Campaign by China’s Unique Ad Serving Technology

The flourish of Internet creates opportunities to advertisers as well as challenges. Advertisers have to be smarter to maximize their return on investment and the campaign performance while there are plentiful availability of device types, and ad inventory of unknown nature. Thanks to the advancement of advertising technology, China’s unique ad serving technology now enables advertisers and agencies to gain autonomous control over the media placement, target reach and optimization through this transparent automatic operation system. “Passing-back serving” is the unique ad serving technique only available in China, which empowers campaigns to be seen by the right target audience with the desired frequency only by pass-back the unwanted inventory back to the media.查看详情>

2016 GMIC 移动营销峰会在京举行 AdMaster携手长城会开启“移动共振”营销新里程

2016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 (Global Mobile Internet Conference, 简称:GMIC) 4 月 28 – 30日正式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开幕。领先的营销数据技术公司 AdMaster(精硕科技)携手 GMIC 主办方长城会,联合打造了承载于GMIC 大会,同时也是移动营销行业最权威和专业的移动营销峰会(Mobile Marketing Summit, 简称: MMS)。查看详情>

数据助力汽车行业驶入内容营销快车道

在广告的投放成本不断增加、形式愈加多样的今天,品牌主对投资收益的要求也日趋升高,内容营销在品牌的营销活动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各大品牌综艺节目赞助、社交媒体平台品牌传播活动、KOL明星代言等不绝于耳。查看详情>

咨询更多

立即联系AdMaster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确 认
  • 请填写信息下载报告

Cookie | 数据安全及隐私保护 | 使用说明 | 联系我们 | 产品登录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AdMaster Inc. 沪ICP备06027896号-1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确 认